产业企业

产业指引 >新闻

产业企业

动漫产业激活“时尚青岛”基因

青岛一带一路网 2020-08-14 10:00:32

8月的青岛,迎来年轻人自己的节日。胶东经济圈青岛动漫节暨第22届DC幻梦动漫游戏嘉年华将于周六在青岛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届时,国内外知名动漫游戏IP“碧蓝航线”“战舰少女R”“偶像梦幻祭2”“全职高手”“大理寺日志”“元尊”将与岛城漫迷们见面。现场不仅有精彩的音乐LIVE SHOW、Cosplay  舞台剧、百人吃鸡大作战、多人随机宅舞、民乐ACG演奏等一系列有趣、好玩、可体验的时尚活动,还有丰富多样的动漫文创产品参展。

跨次元联动

展会经济促进动漫产业升级

本次展会的主办方之一幻梦文化总经理苏克向记者透露,他们举办线下漫展已经有8年,承办动漫嘉年华已经二十余届。作为青岛首个将漫展开进国际会展中心的民间企业,一直在推动传统行业和新兴二次元动漫游戏市场结合。他表示,这些年融合青岛特色,创作出了海的女儿“海萌姬”、沙滩的女儿“萌可儿”的IP形象,深受岛城动漫爱好者喜欢。本次展会参展商300余家,涵盖国风服饰、国风音乐、国风动漫、国风游戏等内容,并与芬达进行IP形象联动,并投放至线下实体店铺,实现了普通快销品与实体展会IP形象破次元联动,这是青岛地区二三次元的首次跨次元产品联动。另外,还联合爱奇艺,打造线下线上互动平台,链接更多的动漫粉丝参与其中。

资料显示,动漫产业发达的北上广以及杭州、成都、西安等城市,每年均举办高质量的动漫展会。例如,杭州获得了中国国际动漫节永久落户权,到目前已经举办了十五届,去年动漫节共吸引86个国家和地区参与,有2645家中外企业机构参展参会。实际成交及达成签约交易、意向合作金额高达139.84亿元,动漫节期间消费金额就有25.2亿元。仅是成都,每年举办的动漫展会超过200场,极大地拉动了动漫游戏文化产业链的发展,给城市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增长点。

我国拥有全球第二大动漫文化消费市场,尤其是新生代对动画、漫画、游戏、轻小说、相关衍生品等消费需求旺盛,市场潜力巨大。2017年,国家发布的文化“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我国动漫产业产值翻一翻的目标,产值将达到2500亿元左右。

他山之石

动漫节庆是城市的文化名片

日本被誉为“动漫王国”,其动漫产业已经成为第三大产业。目前日本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动漫作品出口国,占据国际市场的6成,在欧美市场的占有率更是达到了80%以上。青岛在地理位置上临近日韩,而日本在动漫领域的成功模式以及政策更值得青岛学习借鉴。

作为青岛动漫节的主办方,青岛市动漫产业协会会长刘毓琮认为,动漫节庆文化是青少年所需要的一种文化娱乐形式。每年的青岛动漫节,参会人次日均超过万人,市场需求和消费群体非常大。但“与一线城市的动漫节庆文化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北京上海的会展场所比较多,各种形式的动漫展几乎每周都有,主题不同、规模不同、目标群体也不同”,刘毓琮对此表示。在日本,动漫节已经是全民参与的活动,已经成为城市名片。通过市场化运作,不少中国旅行社将日本东京动漫节设为旅游项目。2015年,青岛动漫创意产业协会组团参加日本新潟市动漫节,让参团青企记忆深刻。新潟市长亲自宣布动漫节开幕,新潟市政府文旅部门组织动漫节,动漫coser团队在保安的指挥下穿过市区主要街道游行表演,受到了市民的欢迎,热闹非凡。

起步与发展

动漫产业曾摁上“加速”键

早在八九十年代,青岛就与动漫结缘。木偶动画片《崂山道士》、动画片《海尔兄弟》存在二代人的记忆中,成为那个时代的经典动画作品。《崂山道士》水墨背景和木偶自然地结合在一起的,结合地方风情的背景音乐,体现了中国传统特色。《海尔兄弟》集娱乐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令海尔品牌的卡通形象家喻户晓。可以说,青岛具有动漫的基因和土壤。

“国内动漫专业开设的比较晚,青岛高校2010年左右才逐渐有动漫专业毕业生。随着逐年动漫专业毕业生不断增加,加上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动漫行业青岛籍从业人员返乡创业,以及本土企业逐渐涉足动漫领域,青岛的动漫产业开始起步,相关公司的数量逐年增加”,刘毓琮对记者表示。

青岛围绕建设国家动漫创意产业基地,通过营造政策软环境、打造服务平台、培育龙头企业等举措,2009年起动漫产业发展开始加速,青岛动漫企业和动漫培训机构不断增加。2011年,形成了三大动漫产业园区,青岛国际动漫游戏产业园、青岛凤凰岛影视动漫产业创意城和青岛数码创意园,动漫产业值成倍增加。

多部作品获奖

青企动漫原创能力被认可

这些年,青岛涌现了一批原创的精品动漫影视作品。大型系列动画片《小牛向前冲》《西厢记》《三岔口》《呆家家》《孔府》《阿凡提》《秦汉英雄传》多部动画片获得国家级奖项。《不其清官童公传》和《三岔口》获得第三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纳斯尔丁阿凡提》获得第三届厦门国际动漫节“金海豚”最佳电视系列动画片奖。动画电影《C9回家》获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提名奖,这是山东省近几年来唯一一部入围金鸡奖的影视作品。此外,还有动画电影《霍金斯与斯尔沃》、动画片《海底300米》处于启动筹备阶段。

“《C9回家》创制历时7年,电影的创作团队以‘90后’为主,这其中大多是青岛农业大学的大学生,这群有梦想有活力的大学生与学校的专业老师共同制作了这部作品”,青岛数码动漫研究院院长赵晓春向记者透露,五四广场、八大关、石老人、花石楼等多种青岛元素都被“画”进了这部动画科幻电影中。获得金鸡奖“最佳美术片”提名奖,既是对他们动漫原创的肯定,也是对他们很大的激励。

泽灵文化的首部超级英雄漫画小说《龙之重生》,讲述了来自青岛的孪生兄妹借助龙的力量拯救世界的故事,由世界上最大的独立漫画出版公司美国黑马漫画全球出版,成为了在国际主流市场上发行的首个中国原创超级英雄,并受邀在圣迭戈动漫展签售。

据了解,去年上映广受观众好评的电影《流浪地球》、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影视剧,多家青岛动漫公司参与了影片的后期制作环节。通过动漫技术制作合成,在荧幕上呈现出视觉惊艳的场景和特效。

坚守或退出

动漫企业困境中寻突围

企查查数据显示,近十年来,全国动画制作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从2010年的5000家增至2019年的61000家,相关企业地域分布集中在北上广等经济高速发展的地区,山东地区占9000家。截至2020年8月3日,全国动画制作相关企业共26.5万余家,新一线城市中杭州拥有的动画制作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达7675家;成都以5594家次之,排名第二;青岛则以3144家动画制作相关企业排名第七,占山东省总量的34%。

青岛市动画制作相关企业注册量保持逐年递增,2019年相关企业注册量达896家,较2018年同比增长了50.3%,是10年前的19.5倍。同时,2019年青岛市动画制作相关企业吊销注销量达到10年内最高,达159家,较2018年同比增长了67.4%。此外,2020年1~7月青岛市动画制作相关企业吊销注销量达114家。

近些年,青岛动漫产业与新一线城市发展相比落后。刘毓琮认为,动漫产业发展需要有一个过程。2000年左右青岛做动画的公司大多都已经转型,主要原因是动画本身不是一个产业链,制作几十集的动画片到电视台播出之后,若收益不理想,后续投资跟不上,很多老牌的动画公司就开始转型做技术服务,运用动漫技术服务于各个领域。企查查显示,很多成立于2010左右的动漫公司,例如青岛城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奇妙卡通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已吊销或者经营异常。

2018年左右,中国动漫行业的资本热潮褪去,国漫整体陷入发展缓慢、盈利不足等多重困境。国内许多以动漫内容和服务为主营业务的大公司不得不通过减员为公司节流,有的甚至面临倒闭的危机。2019年黑马爆款国产动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扛起了“国漫之光”的大旗,票房高达50.7亿元,成都造”成为“网红标签。正如刘毓琮所说,该影片为中国动漫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对整个动漫文化产业都是一个鼓舞。

业内人士表示,近些年,青岛动漫产业一直徘徊在乙方经济的生产加工与教育培训层面,较成都、杭州、西安等新一线城市的动漫企业所处环境,缺乏大文化产业的发展环境。他指出,上述三个地区的动漫企业,能够经常性获得地方政府的动漫类业务开发订单,进而大力挖掘川蜀文化、杭州白素贞文化、西安秦文化。通过动漫的作品吸引大众和市场了解成都、杭州和西安,作为文旅宣传的切入口。相比,青岛欠缺此类模式和相关政策引导。

此外,上述三个地区有得天独厚的动漫衍生品产业,作为强大的产业链支撑,成都有食品类衍生产业集群、杭州有电商类衍生产业集群、西安有文化工艺品类衍生品集群。反观青岛,关于动漫产业链利润最丰厚的衍生品产业尚未起步。缺乏IP版权对产品的赋能意识,是当前青岛各类动漫准衍生品企业存在的问题。

可见,动漫文化产业生根发芽的先天环境是非常重要,需要政府政策的长效性和产业环境的稳定性,这都是青岛动漫产业急待发掘的发展潜力。

但这期间,也不乏泽灵文化优秀的动漫公司从中脱颖而出。泽灵文化通过文化出海,2016年在新西兰总理约翰基阁见证之下,泽灵与新西兰合作伙伴的合作签约。同年北京电影节发布了与海外合作伙伴共同投资6亿元的十部动画电影联合制片计划。2018在英国大使馆府邸与英国合作伙伴签约“10+10”联合制片协议。其中第一部作品《仰望星空》,作为全球首部全英国明星献声的中国独立动画电影,已分别与海外发行代理及中国发行方签约,目前正处于中、后期制作当中,将于2020年末完成交付,计划于2021年全球上映。基于海外资源优势和协助更多中国动漫产品销往国际市场的愿景,泽灵文化于2018年底成立朴拙文化出海平台,为中国原创动漫作品提供内容孵化、国际制作资源整合、海外发行销售等完整的国际化成长路径和服务。

尝试与创新

动漫期待成为城市荣光

文化,是一座城市发展的根与魂。也是城市吸引力、竞争力、影响力和软实力的核心要素,更是推动城市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的硬核动力。动漫文化产业作为具有代表性的政府文化产业链,其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助力。

针对青岛动漫产业的发展,多名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达了建议和观点。幻梦文化总经理苏克指出,政府能否给予动漫文化展会活动多方位的宣传资源扶持,引导观众更多地了解动漫游戏企业的生产以及经济业态。

“正如青岛正在全面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以精准服务企业为原则,实现从‘给政策’到‘给机会’的转变。对市级新认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给予300万元奖补,对获批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给予最高3000万元奖补。对于动漫产业的发展而言,政府是否可以采取税收优惠政策等方式,来推动青岛动漫文化产业的发展,让政策真正地为文化生产力提供动能,从而促进文化经济的发展”,苏克表示。

泽灵文化CEO张霖认为,只有充分了解产业才能制定出准确的产业政策做好导向。建议政府职能部门通过走访动漫企业,深度了解产业特征、产业链构成、产业资产构成、产业资金流构成。制定全产业链贯穿的扶持政策,来构建完善的工业化体系环境,把握每一个产业环节的准确需求,将后置政策奖励转为全流程政策支持。“通过精准、合理的风险控制措施,系统制定多维度政策体系,将扶持性资本投入到扎实做事的企业中。”张霖说。

青岛打造动漫产业高地,首先要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构建生态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在塑造产业链集群方面,张霖表示,应加大顶端企业扶持力度,发展以头部企业为带动的甲方经济产业集群,形成产业链经济效应。通过对高端人才的个税减免,切实吸引更多的人才聚集青岛。

业内专家指出,青岛动漫产业当前的问题与不足主要在政策切入面、资本切入面和人才环境切入面等三个方面。政策切入面是全国各级政府政策制定的普遍问题,每一轮的政策制定与颁布都是围绕在产业链后端进行,缺乏产业链贯穿性。资本切入面,政策的制定离不开资本的驱动,主要分为税收减免和直接地方政策性投资,在相应政策制定过程中缺乏可实施的多部门联动机制和风险控制机制。人才环境切入面,是地方制定单一产业政策所面临的环境支撑问题,再好的政策,也需要有人才培育的环境建设。

一座城市的竞争力,取决于创新,而一座城市的创造力,取决人才。广州2016年出台《加快动漫游戏产业发展的意见》,出台多项针对动漫产业的鼓励政策,其中特别提出,将对来广州落户的动漫人才予以奖励。深圳一直很重视动漫人才的引进,在落户、住房、薪资等很多方面给予优先照顾。记者通过查询资料,发现青岛科技大学、青岛农业、青岛大学、青岛理工大学等大多数的青岛本地院校都开设了动漫影视专业。青岛农业大学动画与传媒学院动画专业负责人田永江副教授表示,近年来,学校加大产学研结合的新型高效动漫人才培养模式转变和师资投入,积极与国内优秀动漫企业与学校共建课程,实现了校企合作的实践落地。学校聘任企业专家作为校外导师,直接参与课程教学。以项目制方式双方组建联合创作实验室,用企业化的管理模式进行学习。学生直接参与一线,了解市场需求,锻炼了创新创业能力。学生不但实现了能力提升,更为企业的人才选拔提供了选择空间,缩短了人才匹配的周期。

对此,刘毓琮认为,企业发展不能过多依赖政府政策,更好的出路是,以政府通过项目带动产业发展的方式,来助力动漫产业的发展,比如从文旅项目切入,带动动漫企业参与其中。此外,海洋是青岛的突出优势和特色所在,动漫企业可以围绕海洋元素和传统文化,参与到青岛国际海洋名城建设中,创作出具有海洋特色的动漫作品和文化衍生品,推动海洋经济的发展,讲好海洋故事。

即将举办的青岛动漫艺术节,承载着主办方幻梦文化和青岛动漫产业协会的努力和希冀。相信这次展将让岛城的漫迷们在动漫的海洋中欢乐互动,大饱眼福,产生文化碰撞与共鸣。相信动漫产业在青岛建设开放、现代、活力、时尚之城大背景下,能够借助外在推力,进而内生动力,推动动漫产业弯道超车,驶入快速发展的轨道。让动漫的活力和时尚元素融入青岛这座城市,为青岛的经济发展持续贡献二次元的文化力量。

下一个动漫之城,或许是青岛。(赵震  王子平)

编辑:官芝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