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环境

政策规划 >新闻

政策环境

青岛等28地列为试点后,商务部再推出26项举措

青岛一带一路网 2020-08-20 10:16:56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正式批复同意并印发了《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

其中,为进一步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东北振兴、长三角一体化、西部大开发等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新一轮试点从原有的17个试点地区扩围至28个试点地区,新增大连、厦门、青岛、石家庄、长春、合肥、济南、昆明、乌鲁木齐等9个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并将贵安新区与贵阳、西咸新区与西安连片发展,两江新区扩围至重庆21个市辖区,进一步凸显了新时期服务贸易在国家区域发展战略中的作用。

青岛等28地列为试点后,商务部再推出26项举措

在19日举行的商务部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扩大服务领域对外开放是创新试点的重要探索方向。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推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扩大开放”、“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将扩大开放作为本轮试点的一项重点任务,提出坚持要素型开放与制度型开放相结合、开放与监管相协调、准入前与准入后相衔接的原则,有序拓展开放领域,推动取消或放宽对服务贸易的限制措施;探索制度开放路径,在试点地区重点围绕新兴服务业开放进行压力测试。”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围绕这些探索方向,我们会同有关部门提出了26项开放举措。”

在试点地区围绕新兴服务业开放进行压力测试

冼国义透露,在开放方面,上一轮试点在法律、金融等领域推出了6项开放便利举措,新一轮试点的开放力度进一步加大。在运输、教育、医疗、金融、专业服务等领域,重点推出26项举措,主要包括以下三类。

冼国义解释道,一是针对跨境交付(模式一)和境外消费(模式二),进行开放压力测试,如推动允许外国机构独立举办涉外经济技术展会、在中国境内经营无船承运无须为中国企业法人、支持与境外机构合作开发跨境商业医疗保险产品等;二是针对自然人移动(模式三),探索放宽特定服务领域限制性措施,推动职业资格互认,便利境外专业人才来华创新创业,如试点允许符合条件的港澳专业人士在海南、深圳、广州等试点地区提供工程咨询服务,开展与港澳专业服务资质互认试点,探索整合外国人工作许可和工作类居留许可,便利外国人来华就业等;三是针对以上三种模式开放后进一步提升开放成效,鼓励试点地区加强服务贸易国际合作,如积极推进教育、法律、金融等领域国际合作,建设国际服务贸易合作园区等。

冼国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些举措,有些在所有试点地区推进,有些在部分具备条件的试点地区先行先试,这些都是压力测试的一部分。经评估后,具备条件的可向全部试点地区,甚至全国推广。

他还表示,2016年开始的第一轮试点重点是在财政、税收、金融、便利化等方面出台支持政策;第二轮试点在对外开放上有了新的突破,推出6项开放便利举措以及34项政策保障措施。新一轮试点任务全面深化,更加突出深层次改革、高水平开放、全方位创新,相应的政策举措内容更加丰富,涉及面更广。从新举措的“量”看,比上一轮试点多了80余项;从新举措的“质”看,开放程度、政策力度和改革深度都比前两轮试点大得多。

总体来说,新一轮试点,一是更加注重在国家发展战略中布局推进服务贸易发展,主要体现在试点范围的设定、错位探索的结构性安排,以及围绕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等区域的产业链布局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冼国义表示,二是更加注重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完善服务贸易制度,如进一步推进服务领域“放管服”,在管理体制、监管制度等多个方面推进优化服务贸易体制机制,激发市场活力。三是更加注重在扩大对外开放中提升服务贸易竞争优势,进一步拓展开放领域、加快探索开放制度、优化有利于开放发展的营商环境。四是更加注重在激活发展动能上发力,推动服务贸易规模扩大、结构优化、质量提升,把握数字贸易发展机遇,在试点地区全面推进数字贸易发展,既探索放松管制和准入,又探索完善监管制度和规范建设。

疫情下服务贸易总体趋稳

需要指出的是,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人员跨境流动受阻,世界范围内旅行服务进出口受到重大影响。

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我国服务进出口总额为22272.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4.7%。其中,服务出口表现明显好于进口,服务贸易逆差大幅减少,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占比提高。

冼国义对此表示,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发,服务贸易受到较大冲击。上半年,我国服务贸易规模下降,但总体呈现趋稳态势,显示了发展韧性和活力,服务出口表现明显好于进口,也好于其他主要服务出口国,特别是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逆势增长,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等新兴服务出口增速均在15%以上,整体服务出口降幅小于进口19.5个百分点,带动服务贸易逆差下降46.1%,同比减少3440亿元。

他表示,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境外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需求大幅萎缩,下半年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但我们也要看到,疫情对全球服务贸易格局和消费模式、消费习惯都将带来深远影响,服务贸易发展危中有机,我国服务贸易竞争力不断提升、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冼国义解释道,此次全面深化试点,将带来至少三个机遇:一是市场拓展机遇,全面扩大开放促进形成大市场,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广大境内外服务提供者创造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二是创新发展机遇,数字贸易、版权交易、在线教育等新兴服务出口成为新增长点,生产性服务业通过离岸外包和保税研发、保税检测等渠道更紧密更高效嵌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吸引境内外资源要素更充分投入新业态新模式。三是国际合作机遇,试点为中国与“一带一路”等伙伴深化服务贸易合作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可以说,试点既促进中国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也将为全球服务贸易发展注入新动能。

冼国义补充道,本次新增的试点地区中有一半在中西部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比例比前两轮试点的要高。之所以这样布局,一方面,这是贯彻落实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等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另一方面,近年来,中西部地区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发展步伐加快,具备制度创新的基础和条件。

“我们希望,这些试点地区能成为中西部服务贸易发展的龙头,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带动中西部整体服务贸易发展水平的提升。”他表示,“未来我们将更加重视中西部地区服务贸易发展,加大支持力度,会同这些试点地区结合自身产业特点和区位优势,制定具体可行的实施方案,在数字贸易、运输、旅游、文化、中医药以及服务外包等生产性服务领域积极培育新的竞争优势,更好地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和区域协调发展。”(第一财经)

编辑:官芝馥